花江摩崖石刻群及索橋

文章來源:貴州文化遺產 發布時間:2019年10月14日 12:15:36 打印本頁 關閉 【字體:

  2017年12月13日,茶馬古道現狀調察組開始第二階段最后一天的行程??疾炷康牡匕ɑńρ率倘汉颓鄮r古道。車輛上高速公路不久即進入濃霧之中,由興義到貞豐比常日晚了45分鐘。抵達北盤江畔的小花江村時已是正午。

  相傳,珠江上源之一的北盤江流經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貞豐縣與安順市關嶺布依族苗族自治縣的河段,販馬的馬幫自古以來在下瓜、漢元洞、牛角井、后頭灣、白崖腳、大洞背后、曾家屋基等處穿行于河谷地帶時,在古道旁崖壁上,以赭色涂繪了大量人人馬馬的巖畫,因而此段河谷得名“花江”。小花江村附近歷來為興義府所屬各地入省大道之一,商旅往來,絡繹不絕。

  花江摩崖石刻群幾乎都分布在南岸古道旁,內容基本上以反映花江鐵索橋的前世今生為主。保存較好的有20余處摩崖石刻,包括清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建修花江鐵索橋記》;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重建花江鐵索橋記》、《重修鐵索橋功德碑記》、《炳堂蔣公軍門大人新建花江橋成紀石》、《擬籌花江鐵索橋歲修規程記》、《計開章程條例于左》;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補修花江路序》;民國《培修花江鐵索橋記》;新中國1986年《維修花江鐵索橋記》等;以及“炳堂蔣軍門行樂圖”和摩崖造像;“履道坦坦”、“萬緣橋”、“彩虹雙映”、“飛虹”、“貞豐縣北界”、“花江橋”、“功成不朽”、“屹然大觀”;1952年“貴州省人民政府交通廳改建”等摩崖石刻。另有“普陀真境”“龍王宮”和“山神祠”及圓雕石龍等已經淹沒于北盤江梯級電站之一的董箐水電站庫區。

  通過留存的摩崖石刻,可以清晰地梳理花江鐵索橋的歷史沿革。

  建橋前,此地過河均為舟渡,一遇夏秋水漲之時,一切停擺。光緒十九年(1893年),昆明人石廷棟任興義府知府伊始,就有修建橋梁的打算,只是因建橋費用過大而作罷。后聽說安義鎮總兵蔣炳堂自己出資曾經在云南修建過十余座橋梁,立即找其商量,雙方一拍即合,且蔣炳堂承諾擔負一半建橋費用。相關人員于二十四年(1898年)五月,選址于上游灘口處興建石橋,次年四月,正當合龍交尖之時,卻在十七日半夜,突發山洪,將即將建成之橋沖毀,功敗垂成。事后,蔣炳堂根據他在云南修建金龍橋的經驗,以及上游他曾修補過的盤江鐵索橋的案例,力主修建鐵索橋。經石廷棟同意后,他另選新址于清光緒二十五年(1899年)秋興建鐵索橋。經過10個月的努力,花江鐵索橋建成。“橋長二十四丈,創鐵索十有六根,上鋪木板。計工數萬,其費萬余金”。這些費用均為蔣炳堂“獨立而成”。該“工程總監修”是代理安義鎮右營都司何其榮。負責鐵鏈監造的是代理水城營游擊趙連貴。負責各分項工程的有代理長壩營千總(普安世職)陳堯廷、鎮標中營狗場汛把總曾鳳祥、鎮標中營存城汛把總陳華勛、長壩營分防定頭把總胡秉心和許應發、水城營監管鐵爐張吉武、永安協左營存城把總汪文惠、普安營(云騎尉世職)高慶鵬、鎮標效用把總胡玉勝、鎮標效用軍功馬發榮、鎮標中營外委徐榮軒。財務總監是興義府僧綱諶燈等。其余包括石匠4人、鐵匠2人。

 

  誰知工成之后又被沖塌。不得已,建橋者只好將橋址“移上數丈”,于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十一月之朔日再次興工,采取就石崖系鐵索的方法,將原坍塌之石料移砌崖腳,并用繩索將沉入水中的鐵鏈撈起,這樣會“省費過半”。索橋終于在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四月建成?;ńF索橋建成后,蔣炳堂又捐資修理兩岸道路,當年八月即完成。為確?;ńF索橋的維護,他還制定了專門針對鐵鏈、橋板、木欄桿、道路,以及守橋兵丁薪資和橋頭神像的香燈銀等歲修規程。所需費用均從經過該橋的各商號馱馬隊抽取,“凡六匹以上者,每馬抽銀八厘”,統歸修橋中捐一袋鹽的“同濟公”鹽號核收,歲修所需一應開銷均從中列支。

 

 

  蔣炳堂的樂善好施,需要強大的經濟支撐。早在光緒二年(1876年),他就與騰越商人明樹功、董益三合股開設“福春恒”商號,其分號遍布昆明、保山、騰沖、成都、漢口、香港及緬甸曼德勒、仰光等地,主營絲綢、珠寶玉石、名貴藥材、地方土特產品等國際貿易。之后,他又兼營錢莊、匯兌及鴉片稅捐業務,一度成為云南實力最強的商號。如今,他捐建的金龍橋為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記錄他捐建花江鐵索橋功績的花江摩崖石刻群也是第七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茶馬古道”組成部分。

 

相關信息

X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