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傳統織染繡技藝的現代化表達

文章來源:貴州文化遺產 發布時間:2019年09月26日 15:27:26 打印本頁 關閉 【字體:

  貴州是苗族、侗族、彝族、水族、布依族、瑤族、仡佬族等18個世居民族聚居的省份,有著織、染、繡、銀器等豐富多彩的傳統民族服飾技藝。這些技藝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是貴州各民族的精神遺產,是思維方式、文化意識的生動體現,是多彩貴州民族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當前,在現代化進程中的傳統手工藝正面臨著巨大挑戰,因此迫切需要在社會經濟發展和文化傳承,在傳統技藝與現代設計之間找到一個切入點與契合點,既能保證民族傳統手工藝的本真傳承,又適應當代生活需求,既發展了民族經濟,又跟上時代潮流。

  本文意在結合當前民族手工技藝認同與傳承的實際,探索貴州民族民間傳統織染繡技藝傳承在當前時代語境下的現代化表達。

 

  一、社會對傳統織染繡技藝的認同

  貴州各民族人民創造了具有鮮明地域特色的紡織、刺繡、印染等傳統手工技藝。這些技藝通過口傳心授得以世代相傳,使之作為各民族歷史與文化的載體,構成了我省最具魅力的民族文化資源。

  過去,貴州許多少數民族地區種植棉麻等作物,自紡自織,用技藝多樣的刺繡、織染來裝扮自己。在現代化進程中,社會經濟的發展使得貴州各族人民的生活也隨之發生了改變,傳統織、染、繡工藝地位也隨之變化,原真傳統的美學觀念無法滿足本民族之外群體的現代大眾審美需求,流行范圍具有相對局限性,人們對傳統織、染、繡技藝的認同存在巨大的分野。

  說到社會對傳統織、染、繡技藝的認同,筆者發現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簡單來說就是:“彼之蜜糖,我之毒藥”。

  外婆每次翻箱倒柜整理舊物時,總會或多或少扔掉一些老舊的繡品,理由是顏色舊了、樣式過時不時興了。相比之下,外婆看到我時不時花“大價錢”買回來的老繡片時,總是說:“這些有什么好的,以前燒掉的那些花比這個好多了。”每每聽到這樣的話,恨不得早生許多年,好阻止那些年外婆扔掉那些“沒有價值的舊物”。

  不知道是多少年前,機繡繡品突然間闖進了我們的生活。媽媽每次回鄉里都會去看最近坊間流行什么樣的機繡繡片,然后買回來給我和妹妹重新置辦一套布依族民族服飾,基本每四五年就換一次樣式,色彩也從記憶中的“茄紫”色慢慢變成了鮮亮的藍白,而后是亮眼的熒光黃。不知道這種色彩的流行演變從何而起,難道是為了追逐都市世界的時髦?

  帶著這個疑問我曾問過我一位專門從事苗族服飾加工的貴陽挑花私人收藏愛好者。我問他為何他收藏的苗族服飾和現在他幫當地苗族加工的苗族服飾色彩相差那么多,他是否真心喜歡當下所流行的色彩。他的回答是否定的。他告訴我說:“過去的貴陽挑花貫首服色彩以黑做底,以紅白為主調用絲線挑花,整體色調素雅沉著;而今,人們喜好藍紅色調,粗重的毛線代替了原本的絲線,從而失去了舊時的細膩與光澤。”他說他也無法理解為何當地人的愛好會發生如此大的改變,他收藏過去的挑花老繡就是想要留住那被當地人丟棄的美好,而按如今人們的喜好從事現在的服飾加工,更多的是為了迎合市場,是為謀求生計的手段。

  然而,情況在都市社會與民族地區剛好相反?,F在有很多文藝愛好者喜歡前往山區“尋花”,去買那些和我外婆一樣丟棄的那些“沒有價值的老繡花”。那些“舊花”如今被人們以各種各樣的方式收藏著,老繡一時間變成昂貴的奢侈品。

  這個現象一方面說明了人們對傳統織染繡技藝的認同存在巨大的分野。

  傳統民族文化是人民群眾創造的,但由于貴州傳統民族社會與外界的聯通較晚,稍落后于外界繁華的現代社會,因此對現代社會產生無限的好奇與崇拜,更容易接受外界的新鮮事物。機繡大范圍替代了手工刺繡就是其中一個典型的例子。工業機械化流水線生產的產品以其價格低廉、方便快捷等優勢對傳統織染繡技藝帶來巨大沖擊。這是由傳統民族社會民眾對傳統手工藝文化不自信造成的,人們通常一味接受和學習外來事物并融入自己的生活。

  就拿筆者的家鄉來說,人們常以穿著現代社會傳入的熒光黃為底色的機繡民族服裝為榮,沒有一兩套“新式”的機繡服裝,就覺得顯然是一件丟臉的事。記得我無數次和母親說我喜歡過去的手繡服飾,但母親總是固執的要給我做一兩套當下時興的機繡服飾,還說我穿不穿沒關系,但總要有一兩套,不然別人還以為她不會做呢。正是“你有我也要有”的從眾心理作祟,穿著老式服飾在群體中間會顯得怪異,從小處說是不合時宜趕不上潮流,往大處說這是一種“炫富”行為,往往代表和象征著一個家庭的富裕程度。

  另一方面也說明了在商品經濟時代,當商品達到了一定的數量和質量時,大眾消費會漸漸傾向個性化?,F代都市人們越來越多的追求生活品質化、個性化,人人講藝術,好文藝,附庸風雅,這恰恰與傳統民族社會的從眾心理相反。相對于機器制造的快餐式產品,傳統手工技藝所制作的產品更能滿足人們的心理需求,滿足人們的精神需要。

 

  二、傳統織染繡技藝傳承的現狀

  貴州傳統手工藝資源十分豐富,當前貴州民間對傳統織、染、繡技藝開始有意識的進行許多保護和傳承。途徑有兩種:一是大力發展和培養非遺傳承人,以期對傳統織、染、繡技藝最原真的保護與傳承。另一種是制定研培計劃,建立研究所,建立完整的信息資料庫。

  筆者從小生活在傳統布依族地區,從母親那里耳濡目染學習布依族刺繡與現代服裝制作與剪裁,在攻讀民族學碩士及在貴州省博物館工作的幾年中,不斷的接觸與深入了解貴州各民族傳統織染繡技藝。慢慢的對貴州傳統織染繡技藝入了迷,開始絞盡腦汁將貴州民族刺繡、紡織、印染等工藝元素設計制作成各式包袋、首飾、服飾。先是自娛自樂,然后是給朋友們量身定制,再到博物館文創產品設計。在不斷的摸索過程中我發現,現階段貴州傳統織染繡技藝與現代化設計結合得不夠緊密,原真傳統手工技藝文化被簡單的旅游商品化,從而忽略了其原有的民族文化內涵??磥?,我省傳統織染繡技藝傳承正面臨著巨大的挑戰。

  首先,傳承方式存在局限性。我省少數民族傳統手工技藝大多是以家族式傳承為主要方式,有的還以性別決定傳承關系,如傳女不傳男或是傳男不傳女。這兩種方式都框定了一定的范圍,大大限制了民族傳統手工技藝的發展。

  其次,傳承關系斷層明顯。在經濟全球化的浪潮席卷之下,傳統手工技藝市場前景差,從事傳統手工技藝收入低,許多青壯年勞動力都紛紛外出務工,許多年輕人已經不再學習這些傳統手工藝,還在堅持手藝的群體大多是40歲以上的婦女,導致傳統手工技藝面臨后繼無人的傳承困境。

  第三,在工業化的沖擊下,傳統手工藝生產因產品加工時間長、周期慢、勞動成本高等因素,影響了自身產業化、規?;l展。

  第四,缺乏市場認可。貴州傳統手工技藝隨著社會變遷不斷發生變化,其生存形式受限,缺乏對市場的認知。大多傳統手工藝品依附文化景區,被簡單地制作成“旅游紀念品”,外地游客抱著獵奇的心理購買僅為紀念之用。這類民間傳統“旅游商品”多以小手工作坊為主,難成規模,更缺乏品牌化觀念。

  與之對應,“文創”在近幾年一直熱度不減,可以說是旅游商品的豪華升級版。與以往旅游商品不同的是,文創產品不再是簡單的賣東西,其使用民族文化元素大膽創新,核心既是純手工制造,更多的是關注傳統手工技藝文化的內涵。使部分文創產品定價高,只能在小眾范圍傳播。

 

  三、傳統織染繡技藝的現代化思考

  基于以上的社會認同分歧與傳承困境,傳統織、染、繡技藝亟待改良與設計,以符合現代大眾的審美需求,讓傳統織、染、繡技藝回歸當代人的日常生活。同時,對貴州少數民族傳統手工藝的傳承要使其走進現代生活,走進大眾生活,而不僅僅是富人生活。

  為此,我們應該結合民族特色,走出一條適合自身實際的本土化道路。

  一方面,要加強傳統織、染、繡工藝品的實用性設計。在現代化生活中,對傳統織、染、繡工藝品最好的傳承與其文化意義的表達依舊是依附在物品的實用性上。生活中實用的產品毋庸置疑是需要的,更能受到大眾的喜愛。

  如今,傳統織、染、繡工藝被融入現代設計理念,例如將蠟染、刺繡等元素大膽的運用與日常生活用品的設計中,如將鄉里自織的土布來做成純棉的家居四件套,用蠟染、刺繡來設計成實用性的背包、首飾、錢夾等,原生態健康生活的理念反而成為噱頭,吸引了都市居民的目光。

  另一方面,加強傳統織、染、繡工藝品的創意性設計。提取傳統民族元素創意性結合時尚外觀,以迎合當前時代下的大眾口味,在潛移默化中融入現代大眾的生活。在這一領域,各民族進步青年功不可沒,如布依族設計師韋祥龍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他有專業的學科背景,利用自身學習到的現代設計結合民族元素自創品牌吾土吾生,生產出即符合現代生活審美需求且又實用的服飾、日常用品。

  最后,加強傳統織、染、繡工藝品的情感性設計。在實用性表達的基礎之上,傳統織染繡工藝品還應飽含情懷。當一件禮物攜帶著制作者的溫度,一個物品能勾起對童年、對過去的回憶時,這便是一種超越。它超越了其材質價格本身的價值,它彼時彼刻更飽含了一種精神的力量與文化,讓人心理上產生文化的認知感與歸屬感。每一件物品,都傾注了每一個傳承人付出的心血;每一件物品,都在回味一段過去。

 

  四、結語

  今天,貴州民族民間傳統織、染、繡技藝需要在持續的創造中加深對現代生活的適應,加深對新的生活形態的理解,以找到自身存在的價值,找到持續發展的立足點與生命力。

  作為一名民族傳統織、染、繡文化的愛好者,作為一名愛好手工制作的布依族人,更應身體力行,傳承匠人精神,用手藝講一段段文化故事,在傳承人、研究者、學者、設計師、經營者、社會各界共同努力下,開展研究,促進傳統織染繡技藝走進現代生活。

  現在翻開我的壓箱底,媽媽那手工刺繡的民族服飾,那些精致的花鳥平繡,細如繁星的十字挑花,那沉著不張揚的古樸色調,似乎還殘留著媽媽手心的溫暖,也唯有那抹“茄紫”鐫刻在記憶深處,回味童年。

相關信息

X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