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巖歷史再認識

文章來源:貴州文化遺產 發布時間:2019年09月24日 14:12:35 打印本頁 關閉 【字體:

  在編制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茶馬古道——青巖古道”的文物保護利用規劃時,有機會靜心梳理一下關于青巖的歷史。

  青巖,是布依族及其先民的世居地。布依族先民自春秋戰國以來,就不斷同中原發生密切的聯系。漢代,漢族大姓率眾遷入并逐步與布依族先民融合。漢魏六朝以后,包括青巖在內的今黔中一帶布依族先民已為謝氏所掌。

  唐貞觀四年(630年)為莊州治所石??h,領石牛、南陽、輕水、多樂、樂安、石城、新安7縣,隸黔中道。十一年(637年)以莊州為都督府,景龍二年(708年)罷都督。初為下州,開元中降莊州為羈縻州。

  據《唐書》記載,羈縻州黔府諸蠻州五十一,莊州為其一。莊州,本南壽州,貞觀三年以南謝蠻首領謝強地置,四年更名,十一年為都督府,景龍二年罷都督。故隋代牂牁郡地,南百里有桂嶺關,縣七:石牛、南陽、輕水、多樂、樂安、石城、新安。貞觀中又領清蘭縣,后省。清道光《貴陽府志》認為,“莊州所治之石??h,當在今定番北青巖、上馬之間也”。又據譚其驤《中國歷史地圖集》第五冊(2)的唐時期圖組說明,以內屬部族首領為世襲都督、刺史、縣令的羈縻都督府、州、縣,“限于資料,圖中表示方法不能一致,只有少數府州畫出轄境、治所,多數府州不畫界,只標出大致方位或治所”,莊州治所標注點在今貴陽市花溪區青巖鎮。

  至于莊州都督,據《貴陽府志》卷六職官表記載,高宗朝為謝萬歲,于唐高宗“永徽元年任?!短茣犯咦诒炯o、南蠻傳皆作梓州都督?!锻ㄨb》注云,梓州當作牂州。按此時牂州無都督,惟莊州設都督府,當是莊州之訛。注尚有未盡也,況謝氏世長南壽,則為莊州都督無疑”。但根據國家圖書館藏拓本、千唐志齋藏石的《唐故莊州都督李府君志銘并序》,莊州都督除謝氏外,還有朝廷派任的,該都督姓李,“諱敬,字守禮,隴西成紀人也。頃因官徙而為雍州人焉。府君雁門郡守弼之曾孫,東閣祭酒威之元子。十八應制,八科舉擢第,解褐鄜州洛川尉,次遷司仆丞,又徙城父令,尋改洪州司馬,無何移洪州長史,有不空之裕而獲佩刀,懷半刺之材而居別乘。授隨州刺史,又除莊州都督、陳茂白刺史。王之使者,國之外臺,不易其人矣。君銳于墳典,博于經史,家藏萬卷,君覽八千,緣使部人寫書,廉停務,晏如也。尤精內典,該練氏族,至于解連環、誦悉談,河漢無極,注而不最。晚年焚香加趺,修菩提法,苦心自練,菜食而已。子奐,年十九,未冠而夭。府君哀毀逾節,寢疾彌留。開元十七年七月卅日,不祿乎洛陽縣通遠坊私第,春秋七十四?;浭晔率蝗赵岷幽细雨庎l原禮也。夫人柳氏,痛失所天,哀深改堞,望夫立石,破膽銷魂。寡妻懸窆(按:音bian),淚盡繼血。銘曰:討論眾妙,□道之突,良二千石,唯君是籍,宜升臺傅,地居旦奭,俾我丕基,永永遐逿……”該君死于景龍二年(708年)罷都督21年后的開元十七年(729年),且晚年“焚香加趺,修菩提法,苦心自練,菜食而已”。

 

  wps15.jpg

  青巖古鎮老照片

  青巖古道的歷史也因此可以上溯到唐初。貞觀三年(629年)底,南謝首領謝強入朝,次年,其領地更名莊州。此次朝貢,謝強是與東謝蠻首領謝元深一同前往,據《舊唐書·南蠻西南蠻傳·東謝蠻》記載:“元深入朝,冠烏熊皮冠,若今之髦頭,以金銀絡額,身披毛帔,韋皮行縢而著履。中書侍郞顏師古奏言:‘周武王時,天下太平,遠國歸款,周史乃書其事為《王會篇》。今萬國來朝,至於此輩章服,實可圖寫,今請撰為《王會圖》’。從之。”由閻立本繪成。

  莊州既可北行或西北行入朝長安,同時,“唐都長安,自牂牁而外通交桂”。黔州都督府也可西南經莊州南下或西行?!短藉居钣洝穼@條線路的描述是這樣的:南寧州(今惠水東南)本青溪鎮,在黔州西南二十九日行,從南寧至羅甸王(今安順市轄地)八日行。也就是自今酉陽,南下思南、石阡、施秉,經黃平、爐山、福泉、貴定、龍里、貴陽、青巖而至惠水。

  宋沿唐制,莊州仍為羈縻州,后又稱化外州。

  宋代“牂牁諸羈縻州多仍唐舊”,在“今貴陽境內者,為矩州、蠻州、功州、清州、今州、勛州、莊州、鄉州、南寧州,咸黔中都督府舊州也”。

  青巖古道從宋代以后,逐漸形成茶馬互市重要通道。“宋廣西市馬路,自邕州橫山寨至自杞國三十二程,至羅甸十程”,而南宋之道,“咸自田州而西北通泗城,而東北至廣西羅平”。宋《嶺外代答》卷五“經略司買馬”記載,“產馬之國曰大理、自杞、特磨、羅甸、毗那、羅孔、謝番、膝番等”,其中膝番與謝番“均屬西南番,地與牂牁接,當在今貴州中部”,且“皆有徑路,直抵宜城(按:即今廣西河池宜州市)”,因此,黔中莊州和南寧州所經成為市馬要沖。黔中今清鎮、平壩一帶,20世紀50年代為配合貓跳河水電廠建設,發掘過一批兩晉南北朝時期和隋唐時期墓葬,出土一批中原習見、十分精美的雞首壺、蓮花紋罐、蛙形水注等青瓷器,以及瑪瑙、琥珀、銀質、銅質裝飾品?!肚献R略》所記“由上馬司經青巖,可通廣順之黨武”,所指及此道。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期間,于唐宋時屬矩州的今花溪區久安鄉發現鞏固村大沙土墓群、小山村林家山墓群等宋元時期墓葬。久安鄉地處矩州至莊州通道上,自古就是茶鄉,有著豐富的古茶資源,該鄉共有古茶樹54000多株,最早樹齡約900余年,平均樹齡大約600年。以久安古茶為代表的“貴州花溪古茶樹與茶文化系統”,被農業部認定發布為第三批中國重要農業文化遺產。至今久安古茶樹附近靠阿哈水庫(1960年建成的貴陽市城市供水的主要水源地之一),仍保留有南北向古道一段。

 

  wps16.jpg

  青巖北門外老照片

  元至元二十年(1283年),討平九溪十八洞,定其地立州縣,置貴州等處長官司,聽順元路宣慰司節制。九溪十八洞即“唐宋之莊、今、鄉、勛州及應、愸、邦、逸、南平諸州”。二十六年(1289年)置金筑府,屬順元路。青巖分屬貴州等處長官司和金筑府所轄。

  明洪武四年(1371年)置貴筑長官司,隸貴州宣慰司同知,次年置金筑長官司,十年(1377年)改安撫司。青巖分屬貴筑長官司和金筑安撫司。二十六年(1393年),設“青巖堡”,為貴州都司統領的貴州前衛之中千戶所第九個百戶所,“貴州前衛屯田其下”。萬歷十四年(1586年),貴筑長官司和金筑安撫司分別改置新貴縣和廣順州,青巖分屬新貴縣和廣順州。

  因此,元、明時,道路仍舊。但元之順元、明之貴州,即今之貴陽,成為“通滇之要害”?!斗捷浖o要》記載的貴陽,“當四達之郊,控百蠻之會,一旦有警,則滇南隔絕,便成異域。故議者每以貴陽為滇南之門戶,欲得滇南,未有不先從事貴陽者。自滇南而東出,貴陽其必爭之地也。蓋應援要途,臨撫重地矣。”貴陽南面的定番(今惠水縣),則“北屏貴陽,東接龍里,控制蠻僚,糧援所資也。”因此,為保障交通,貴州前衛于故莊州地設“青巖堡”“余慶堡”“楊眉堡”等,并“屯田其下”。原為茶馬互市重要通道的青巖古道,同時成為扼控貴陽生命的糧道。

  成化間修建青巖橋、濟番橋,南北交通更為便利,青巖古道周邊路網已經較為完備,戰時可以“會兵”。據《明史·白圭傳》記載,“天順二年,貴州東苗干把豬等僭號,攻劫都勻諸處。詔進右副都御史,贊南和侯方瑛軍往討。圭以谷種諸夷為東苗羽翼,先剿破百四十七寨。遂青崖,復破四百七十余寨,乘勝攻六美山。干把豬就擒,諸苗震詟(按:音zhé)。”閑時滿足商旅交通,僅設點布防。萬歷間設新貴縣防守青巖一哨,哨兵(實行“班戍”,即換防)只有15名。

  但天啟間,奢崇明舉兵反明,安邦彥率眾響應,史稱“安奢之亂”。安邦彥于天啟二年(1622年)在切斷官軍援路及滇黔通路,曾使該道梗阻?!斗捷浖o要》記載,“‘青巖堡,府南青巖下。天啟中,安邦彥攻貴陽,使其黨李阿二督四十八莊兵圍青巖,斷貴陽糧道。撫臣王三善使別將王建中救青巖,焚賊寨四十八莊,定番路始通,是也。’今按,貴陽南五十里有青巖司。”而《王三善傳》則描述,“天啟三年,諸苗見王師失利,復蜂起,土酋何中尉進據龍里,而安邦彥使李阿二圍青巖,斷定番餉道。三善遣游擊祁繼祖等取龍里,王建中、劉志敏救青巖,繼祖焚上、中、下三牌及賊百五十砦,建中亦燔賊四十八莊,龍里、定番路皆通”。

  據周思稷墓碑碑文記載,周思稷為青巖思潛人,萬歷己酉科舉人,致仕返鄉,時為貴陽巡城長官的周思稷,協助守城。因糧道被斷,城中先“升米二十金”,后“谷糠、草木、敗革盡食”;先“食死人肉,后乃生食人,至親屬相啖”,其狀甚慘,周思稷因此自殺以饗軍。事后被明庭追封為誠意伯,收其骨歸葬思潛(今青巖鎮思潛村)。其時,青巖外委土舍班麟貴,竭誠向貴陽輸米,因“從解貴陽圍,有功,授指揮同知”。天啟四年(1624年),班麟貴“自建青巖城,控制八番十二司”,被“即用為土守備,準世襲”。青巖城于天啟六年(1626年)竣工。承襲土守備的麟貴次子斑應壽,在崇禎四年(1631年)“征平高坡苗,以開花、甲定、蔣呆”后,改建青巖城。徐霞客于崇禎十一年(1638年)農歷四月十四日初夏游經青巖時,日記中的青巖“其城新建,舊紆而東,今折其東隅而西就尖峰之上,城中頗有瓦樓阛阓焉”。時青巖“是貴省南鄙要害,今添設總兵常駐武官駐扎其內”。

 

  wps17.jpg

  20世紀60年代的青巖古道

  清順治十五年(1658年),斑應壽“率十二司歸順,仍受指揮同知職”??滴跞辏?664年),改貴州衛、貴州前衛為貴筑縣,青巖屬之??滴醵哪辏?685年)降為外委土舍。雍正四年(1726年),移貴陽同知駐長寨,分定番、廣順二州,設青巖土千總,仍委班姓“管轄苗民”。后又改青巖土弁。作為外汛土弁所駐的青巖城,于嘉慶三年(1798年),由武舉袁大鵬重修。道光時為定廣協青巖汛把總所駐。其時,青巖毗連中曹、白納正副四司,交錯于龍里、定番、廣順、貴筑界中。城內西門屬廣順協汛地,其余屬貴筑縣。城外西南為廣順州首善里,東北為貴筑縣南下里。青巖管甲定、牛滾坡、虎落、蔣臺、竹林、小馬場、半邊街、龍海、拐樹、上板橋、下班橋、大馬場、弓腰、開花、栗木、桐木嶺、大擺肘、小擺肘、甲贈、批擺、水部龍、大塘、孫家、下黃湯、上黃湯等二十七寨。

  清代,青巖古道是省會所在貴陽府屬驛道之外的幾條大道之一,稱“南道”,該道“歷定番、大塘南通都勻牙舟汛路”,其線路“自省城次南門出,西南十里甘堰鋪,南五里大水溝鋪,有塘,又南十五里花仡佬鋪,有塘,又西南五里楊柳鋪,有塘,又西南五木鋪堡,有塘,又西南十里青巖城汛,有塘及鋪,又西南五里小山塘,入定番境,又西南五田塘,又酉南五里土橋塘,又西南五里洞口塘,又西南五里赤土塘,又西南七里姚家塘,南八里入定番州城東門。又出南門,東南十里雞窩塘,又東南十里打華塘,又東南十五壩塘,又東南十里幺雪塘,又東南十里方番汛,入大塘境,又東南二十里擺榜塘,又東南二十五里入大塘城北門,有定番右營。又出大塘南門,西南十里高寨塘,又西南十五里塘,又南十五里藤茶塘,又南十五里牙舟汛、王宋塘,都勻平州司地矣”。在定番州接“定番西南通泗城凌云路”,其線路“自定番南門別于南道而西南出,八里大坡塘,又西南十里三都塘,又西南十里龍洞鋪,有塘,又西南十里犀牛塘,又西南十里黃瓜鋪,有塘,又西南十二里阿思塘,又西南八里青藤塘,又南十二里至斷杉鋪,有汛,又西南二十五里至小里箐塘,又南二十五里羅路塘,入羅斛境,又南二十里巴羊塘,有鋪,又西南三十里板庚鋪,有塘,又西南四十里入羅斛城北門,城中有羅斛汛及斛城鋪。又出南門,東南十里淥降亭,又東南十里羅呆亭,又東南十里羅球亭,又東南十里渡巨抹河之納亞渡至那關塘,又南十里板零亭,又南十里巴索亭。從此分路,南行渡雙江渡可達廣西天峨縣丞境內之百毫塘,又西南十里至八達塘,又西渡蒙江朵將渡,六十里至捧亭塘。從此分路,南行渡洪水江之八毫可至凌云境;又西五里至懷亭,又西十里至八讓渡,從此渡洪水江,即凌云縣之雅里塘;又西四十五里楊里亭塘,渡洪水江之把揚渡,入凌云縣之百色”。

 

  wps18.jpg

  1937年的青巖一隅

  貴州人稱集市為“場”,以“十二支所屬名其貿易之所,如子日為鼠場,丑日為牛場是也”。青巖開場設市,最早見諸于清康熙《貴州通志》,據其卷之第六“山川(關津橋梁附)”記載,趕場地點在簸箕山,“其側為羊、虎二場,四方軍民貿易于此。”山在“青巖”旁,巖臨河。羊、虎二場為大場,還有“巳、亥日集”的小場。至道光年間,“青巖司戶一千三百二十六,口七千八百九十六”,其中青巖城有“居民八十余戶”、青巖堡有“居民千余戶”,加上周邊楊梅堡“居民二百余戶”、余慶堡“居民六十余戶”,以及二十五里遠的“百七十余戶”上馬司上馬堡,也就是說,今孟關改毛以南,惠水高鎮上馬村以北,歷史上分屬貴筑縣南下里、青巖司、定番州上馬司等,以及毗鄰的廣順州首善里、中曹副司、白納正司、白納副司等轄地軍民,均“市青巖場”。

  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江西客民選擇青巖城西門內修建江西會館萬壽宮。道光二十年(1840年),四川客民選擇北門內西隅修建四川會館川主廟。湖廣客民也相繼修建了壽佛寺。

  清代青巖分別由駐扎省會的貴陽城守營和駐扎定番城定廣協左營進行分防,防區以城內十字街交界,東北為貴陽營分防新城汛汛地,安兵3人。西南為定廣協分防青巖汛汛地,把總一員,駐城內把總署,步戰兵4人、守兵6人,共10人,在汛者6人,安塘者4人。乾隆三年(1737年)于青巖設急遞鋪,鋪兵2人。

  咸豐四年(1854年),青巖團務總理趙國澍對青巖城進行全面整修。其中該城北門一帶委托龍泉寺僧旵老和尚監理。旵老和尚于咸豐三年(1853年),受“諸山啟請主剎黔靈,幣至一載,見四方盜賊蜂起,辭任還寺。時遇本鄉慰三趙老大人補葺城墻,重修樓郭,派監北方一帶。竭一二年之精力,鳩工磊砌,城郭完固。”

  清咸豐六年(1856年),青巖城墻修葺不久,“發匪忽侵,苗徒重起,均未遭害”。至此,青巖古道形成現有格局,且一直保存至今。

  光緒三年,四川總督丁寶楨以商運疲敝,奏準革除引商,改官運商銷。為了讓涉及鹽業的“官商灶戶”遵守奉行而頒發《鹽法志》。此法先于運銷貴州的黔邊岸推行,“設總局于瀘州,四岸各設分局,檄道員唐炯為督辦。”其后接辦川鹽行滇至昭通、東川兩府的滇岸,于張窩、南廣兩局分行大滇邊、小滇邊【18】。官運實行之后,當年全省銷鹽27792.5萬公斤,以后不但銷足每年額引,還帶銷歷年積引,取得成效。至光緒末,“各計岸亦多改官運【19】。青巖古道是貴州邊岸“綦岸”的運銷區域。具體線路是:從綦岸運銷貴州,經三溪(今重慶市綦江區三江街道)、蓋石洞(今重慶市綦江區篆塘鎮蓋石居居委會)、趕水鋪(今重慶市綦江區趕水鎮)、松坎(今貴州省桐梓縣松坎鎮)、蒙渡(今貴州省桐梓縣新站鎮蒙渡村)至新棧(今貴州省桐梓縣新站鎮),再分行,走桐梓縣(今貴州省桐梓縣)、南溪口、四朱棧、遵義縣(今貴州省紅花崗區)、懶板凳(今遵義縣南白鎮)、刀把水(今貴州省遵義縣三合鎮刀靶村)、烏江河(今貴州省遵義縣烏江鎮烏江社區)、美竹箐(今貴州省遵義縣烏江鎮烏江社區)、息烽(今貴州省息烽縣)、扎佐(今貴州省修文縣扎佐鎮)至沙子哨(今貴州省白云區沙文社區),又分行,經貴州?。ń褓F州省貴陽市)、青崖(今貴州省貴陽市花溪區青巖鎮)、定番州(今貴州省惠水縣)、大塘(今貴州省平塘縣大塘鎮)、都勻府(今貴州省都勻市)、獨山州(今貴州省獨山縣)至荔波縣(今貴州省荔波縣)。至此,青巖古道又增加行銷川鹽的重要功能,成為“川鹽行黔”的重要通道之一,主要行銷富順縣商引行黔口岸及榮縣商人提供的富順廠所產之鹽。

  1000多年來,經歷朝覲之路、市馬之路、省會糧道、行鹽通道,青巖古道承載了黔中發展的歷史,見證了貴州古代交通發展的軌跡。這條一直以商貿運輸為主的陸路交通要道,雖四通八達,但自唐宋設莊州后并無建置,直至民國后才分別設有建制鄉、區、鎮,卻于明天啟四年(1624年)建青巖城。其目的是利用青巖城“控制八番十二司”,確保道路商運暢通。因此,青巖古道帶動青巖的城鎮化進程,青巖城是貴州古代非建制城鎮建設的特殊案例。

  對現有道路遺存的保護并結合歷史文獻的研究,可填補唐宋時期貴州交通發展信息的空白。與古道共存的相關文物,充分展示貴州交通發展的歷史可讀性。

  針對文化遺產保護的基礎研究正在進行。前路漫漫,仍值得繼續一路探尋,應該會有新的認識。

 

  wps19.jpg

  1901年的趙理論百歲坊

相關信息

X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