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次修改開出保護織金古城的“法規良方”——《畢節市織金古城保護條例》立法綜述

文章來源:畢節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 發布時間:2019年10月10日 09:47:10 打印本頁 關閉 【字體:

  贊成51票,反對0票,棄權0票,通過!

  9月27日,貴州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二次會議批準了《畢節市織金古城保護條例》(以下簡稱《條例》),于2020年1月1日起施行。

  這是畢節市取得立法權以來首個歷史文化保護方面的地方性法規,標志著畢節市歷史文化保護工作邁入新的法治軌道。

  《條例》的公布實施,為織金古城的保護、管理和利用提供了“量身”的法律遵循,將極大激發織金古城文化活力,進一步促進織金縣域經濟和全域旅游發展。

 

  織金古城夜景圖。

 

  立法回應人民呼聲

 

  織金古城山清水秀,溪流縱橫,歷史悠久,人文厚重,文物古跡眾多,門類齊全,有文物古跡74處,其中以財神廟為首的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達25處,這些古建筑,造型別致,工藝精巧,雕刻秀麗,風格迥異,體現了漢文化與地方少數民族文化的完美結合。由于歷史原因和城鎮化的快速發展,古城破壞嚴重,基礎設施不配套,文物權屬爭議較多,非物質文化面臨斷層或消亡以及管理體制機制不順等問題日益突出,古城不“古”,逐漸成為許多游客慕名而來的第一感受。

  鑒于此,織金縣代表團在2016年畢節市第一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和2017年畢節市第二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都有代表提出了關于提請啟動立法程序,依法制定《畢節市織金古城保護條例》的議案和建議,充分表明織金人民群眾對立法保護織金古城的愿望強烈、期望迫切。

  畢節市人大常委會認真辦理代表議案和建議,積極回應人民關切,加強重點領域立法,將古城保護立法納入2019年立法計劃,制定起草方案,成立起草小組,組成調研組多次赴織金調研,實地察看了文物保護情況及檔案資料,利用無人機拍攝并制作了織金古城全景圖,走訪了熟悉織金古城變遷的離退休老同志,并組織召開黨政機關、社會賢達、社區群眾代表等不同行業、不同層次的座談會,深入了解和掌握織金古城保護與管理工作的基本情況,認真查找織金古城保護與管理工作中存在的問題。

 

  22次修改開出保護古城的“法規良方”

  “規劃不嚴肅、不連續”“古城破壞嚴重,風貌不統一”“歷史文物安全隱患多”“管理體制機制不健全”……現實的問題匯集,成為古城保護立法工作亟待破解的難題。

  如何用好古城 “留白”?如何適當做減法?如何處理好城與人、宜居與宜游、興旺繁榮與有效保護、當前與長遠、政府引導與市場主導的關系?如何從不同視角展示歷史文明和發展成就?……《條例》的誕生,從回答一連串的疑問開始。

  歷史文化保護立法,對畢節而言是一個全新的課題,也是一個全新的挑戰,只能摸著石頭過河。起草小組決定帶著問題赴省外學習考察,在借鑒外地成功經驗的基礎上,邊學習邊起草、邊調研邊起草、邊摸索邊起草。在激烈爭論和反復修改過程中,立法工作中的一些重大問題逐漸有了思路和答案——

  “古城的保護規劃一旦定了就要管十幾年甚至幾十年,不能領導換屆規劃就換屆”

  “古城內建筑物的外觀、色彩應該要進行明確,不能搞得五花八門”

  “古城內的建筑物檐口高度應該分區域進行梯級控制,如規定核心保護區不超過12米”

  “財神廟的建筑風格在全國乃至全世界都是少有的,要進行重點保護”

  ......

  在市縣兩級有關部門座談會上,氣氛熱烈,討論激烈,反應強烈。像這樣的座談會、論證會、研討會共組織召開了30余次,收集意見建議150余條。起草小組對收集到的每一條意見建議都認真研究,反復比較分析,勇于較真,不怕麻煩,大到制度設計是否符合規律、符合實際,小到一個法條、一個表述、一個標點,都仔細推敲,反復修改,一部具有地方特色,符合織金實際,帶著鄉土氣息的古城保護法規逐漸浮出水面。

  《條例》歷經22次修改,從初稿的5章38條5389字到一審稿的6章39條4844字,再到二審稿的7章41條5467字。這些數據的背后,詮釋了取法乎上的“工匠精神”,體現了初心不改使命在肩的責任與擔當。

  “《條例》從初稿的‘放之四海而皆準’到二審稿的‘量身定做’,彰顯了立法工作者精益求精的價值追求。”織金縣人大常委會主任陳石光在市二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一次會議分組審議上如是說。

 

  良法促善治 利劍護古城

  一花一草皆生命,一枝一葉總關情。古城是一個有機的整體,一花一草、一磚一瓦、一山一水都是構成古城有機體的鮮活元素。

  在大量調研論證的基礎上,《條例》將構成古城元素的廟、閣、寺、塔、橋、潭、井、祠、山、水、樹和傳統民居、歷史建筑以及烹飪技藝、傳統工藝、傳統戲曲和傳統音樂等非物質文化遺產作為主要保護對象,增強法規的地方特色和可操作性。

  多下“繡花”功夫,少做漂亮“文章”。針對古城內建筑風格各異、參差不齊、布局混亂等現狀,《條例》對古城內的建設行為和外觀風貌進行規范,對古城內建筑物、構筑物檐口高度實行分區梯級控制,規定核心保護區不得高于12米;建設控制區不得高于24米;風貌協調區不得高于36米。

  同時,《條例》規定織金古城內的維護、修繕行為和改建、新建活動,建設單位或者個人應當根據織金古城保護規劃制定實施方案,并向織金古城管理機構備案,報有關部門審批,對織金古城內的建設活動進行規范和限制,不搞大拆大建,多下“繡花”功夫,讓城市留下記憶,讓人們記住鄉愁。

  保護歷史文物,保存城市文脈。織金古城內歷史文物古跡眾多,財神廟等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就達25處,但在文物保護管理工作中仍然存在部分文物保護單位無專人看護、保護措施單一和存在安全隱患以及報告不及時等問題。

  對此,《條例》在遵循上位法的基礎上,對織金古城內不可移動文物的責任主體、保護方式、保護措施進行了細化和補充,編制嚴密法網,延伸保護觸角,保存城市的文脈,留住城市發展的“根”與“魂”。

  讓文物“說話”,使遺產“復活”。《條例》第四章專章對歷史文化遺產的傳承與利用進行規定,包括制定文物、歷史建筑、傳統民居及非物質文物遺產的傳承利用辦法,給予鼓勵類經營項目政策扶持或資金支持,鼓勵吸收社會資本發展地方特色、文化創意和旅游度假產業等措施促進歷史文化遺產的傳承利用。

  《條例》鼓勵在織金古城內依法開辦博物館、圖書館、文化館、美術館、紀念館、興辦文化教育創意產業、研究開發傳統飲食文化和制作經營非物質文化遺產產品及特色旅游商品等具有當地特色和有利于古城保護的文化傳承、傳播活動,激活文化遺產生命力,更好地促進文化、旅游、傳統、特色等產業的融合發展。

  看得見山,望得見水,記得住鄉愁 。《條例》的出臺,將煥發古城新的活力,呈現出勃勃生機與獨特魅力,成為“古城亙古”最好的守護者。(畢節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 張登奎 唐福剛)

相關信息

X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