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傳玖:不忘初心 返哺家鄉

文章來源:人大論壇雜志社 發布時間:2019年09月16日 09:30:27 打印本頁 關閉 【字體:

  9月8日至11日,十三屆全國人大第9期代表學習班在貴州遵義市舉行,256名全國人大代表圍繞“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戰略”進行了專題學習。學習班首次以“代表論壇”的方式,邀請了6位工作在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第一線的代表,上臺發言介紹經驗。來自貴州的全國人大代表鄭傳玖以“不忘初心 返哺家鄉”進行了交流發言。

 

  鄭傳玖:不忘初心 返哺家鄉

 

  

  鄭傳玖在十三屆全國人大第9期代表學習班“代表論壇”上交流發言

  我出生于正安縣安場鎮的一個小村莊里,那里有山有水,就是經濟條件差、生活不富裕。在出生的那個年代,大多數家里人均不到一畝地,用的是煤油燈、走的是泥巴路、吃的是苞谷飯、穿的是破舊衣,一直以來都是貧困落后的代名詞。

  為了生活,我和其他的鄉友一樣,隨著打工的大潮遠離親人、背井離鄉去了廣東。剛到廣東不久,在我哥哥和其他鄉友的幫助下,我走上了吉他制造的生產線,從此便與吉他生產結下了不解之緣,命運也從這里開始了改變。

  我記得,那時候在廣東一個月的工資,頂得上老家在田地里面朝黃土背朝天干一年的勞作收成。慢慢地,外出打工就成了正安人心中的希望和目標,很多人初中都沒有畢業就走上了打工掙錢的路。所以整個正安就成了勞務輸出大縣,這個擁有65萬人的縣到現在仍有三分之一左右的人集中在沿海發達地區打工。

  人們愿意背井離鄉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很多打工人的夢想很簡單,也很現實,就是掙到錢回家蓋新房、娶媳婦、培養孩子、贍養老人。中國人都是有鄉土情結的,如果在家鄉能夠務工,誰也不愿意跑那么遠。

  交通的閉塞、大山的阻攔。造就內陸山區良好生態環境的同時,也把貧困圍在了大山深處。

  我剛出去打工的時候,最放心不下的是我的父母和妻兒。我不想讓自己的孩子成為“留守兒童”,不想自己的父母成為“空巢老人”。但隨著貴州經濟社會的不斷發展,大數據讓貴州與世界連接,大交通讓貴州與祖國同呼吸,大旅游讓貴州以多彩的身姿展示在神州大地上。這些變化,也影響著我的家鄉。村莊在變,道路在變,生活在變……

  2012年底,我和我哥哥在廣東的吉他制造廠有了起色,于是產生了回鄉創業的想法。恰逢其時,當時正遇到正安在招商引資,縣委、縣政府希望正安本地人回鄉創業,所以一拍即合,我想回到家鄉的愿望如愿以償。

  2013年,我的第一條生產線正式在正安落地。當然,大家都知道,返鄉創業,困難很多!造吉他,多用進口木材,走海運到廣州。到正安,材料運進,成品運出,仍需經過廣州,來去路遠,成本“三級跳”;設備維修、細碎配件,在廣州一個電話全到位,到了正安,什么都要靠廣州那邊“接濟”,甚至連打包吉他的紙箱,也無處采買。也許是樸素的故鄉情支撐著我,讓我沒有了退路。可喜的是,終于,功夫不負有心人,現在我在廣東的全部生產線都遷回了正安。

  如今,我的吉他產業蒸蒸日上,成為正安縣的一塊“活廣告”。2018年,我當選為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當選后,我不禁在心里問自己,如何才能當好一名合格的人大代表。

  自己富了不算富,大家富了才是真的富。投桃報李,盡自己的綿薄之力,讓正安縣脫貧,讓鄉親們一起致富奔小康成了我要為之努力去作的事情。

  為此,在同行圈子里,我逢人就夸正安的扶植政策好,政府說話辦事靠譜。許多吉他企業聽我的“游說”,紛紛入駐正安。“正安國際吉他產業園”一天天熱鬧起來,正安的經濟數據也一天天好看起來。而我們廠里的員工從當初的不到100人發展到現在的713人。

  在我廠里有一名員工名叫王學軍,是建檔立卡貧困戶,家里老小一共6口人,進廠之前一直在外打工,雖然收入對于補貼家用來說也還足夠,但是代價是對父母無法盡孝、對孩子無法盡責。在我的廠里上班后,每月工資4000元左右,當他拿到第一份工資的時候,高興地對我說:“以前在外面打工,一年來回奔波,掙的錢還不夠花銷,日子過的十分艱難,現在在家門口上班了,工資不比外面差多少,還能照顧家里的老人小孩,出了家門就進工廠門,再也不用背井離鄉討生活了。”當聽到王學軍的話和看到他滿足的笑容時,我更加堅定了我的初心——盡自己的綿薄之力,讓正安縣脫貧,讓鄉親們一起致富奔小康。

  在回家鄉的這幾年,我自助貧困學生、贈送教學物質、免費給學校送吉他,優先招貧困戶進工廠,進廠的貧苦戶除了正常工資以外,每月還能享受200元的貧困補貼。但是,光靠這樣作我覺得遠遠不夠。隨后,我又成立了神曲“1+1+1”基金:就是公司每出貨1把吉他,就提取1元錢存入基金,用于幫助1戶家庭。比如公司在2018年出貨50萬把吉他,就有50萬元存入“1+1+1”行動專用賬戶,這個行動主要是為了應急救濟本縣那些突發災難的貧困人口及資助部分貧困家庭大學生就學。現在我又思考著如何在村里建立“扶貧車間”,讓農村的群眾能夠坐在家里打工,補貼家用。

  俗話說得好,眾人拾柴火焰高。我想著我一個廠的就業量只有幾百人,怎么能讓更多的群眾不再背井離鄉呢?于是我幫著政府一起招商,把我朋友圈里的人也叫到正安來開廠創業。現在看來效果不錯,當初是政府上門找企業,現在是企業上門找政府。現在整個正安經開區擁有吉他和吉他配套企業54家,2018年整個吉他產業園已實現產銷吉他600萬把、產值約60億元,解決就業13978人,其中貧困人口1294人、帶動6690人脫貧。

  雖然吉他產業的帶動成效顯著,但對于全縣20多萬在外務工的人數來說,占比連10%都達不到。為什么要談到外出務工這個數據?在我調研的過程中,我發現現在的農村,特別是在貧困地區的農村,在家人口16歲以上50歲以下的人十分稀少,勞動力的流失甚至對村級行政機構都產生了影響,民選干部、農村黨員的年齡層次很多都在45歲以上,干部出現了嚴重的斷層。這對于即將要進行的“鄉村振興”戰略來說,是一個致命的問題。雖然近些年正安通過產業革命、“三變”改革等吸引了部分人員的回流,但也只是杯水車薪。

  在我看來,“鄉村振興”的核心在人,人是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者和新時代新農村的建設者。要想實現“鄉村振興”,首要的任務就是要做到勞動力的“回流”。

  從我自己的本行來說,企業的發展帶來的勞動力的回流是一個方法,但是真正要大面積帶動勞動力的回流,其實習近平總書記早就給出了答案: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就貴州而言,貧困地區的生態環境、旅游資源非常豐富,就拿正安的桴焉鎮來說,這個地方平均海拔1200米左右,年平均溫度24度左右,又毗鄰重慶,發展避暑經濟具有得天獨厚的條件。而像桴焉鎮這樣的地方比比皆是。找到了開啟這個綠色銀行的鑰匙,就能激發當地鄉村的吸引力,不單是吸引游客,還能吸引勞動力回流。

  就桴焉鎮而言,目前每年就有上千人次的重慶人到此避暑,但在2017年以前,來此的人并不多。為什么這兩年來的人逐年增加?關鍵在于南川至正安的高速貫通。因此開啟綠色銀行的第一把鑰匙就應該是交通,雖然現在貴州實現了縣縣通高速,但對于全國的旅游市場來說,高鐵才是縮短游客旅程的最好方式。所以在今年的人代會上,我的一個代表建議就是建議涪柳鐵路過正安。如果說高速拉近了正安與重慶的距離,那么高鐵將拉近正安與全國的距離。目前,通過脫貧攻堅村村通、組組通、通寨路的建設,正安乃至貴州其他貧困地區的交通最后一公里瓶頸已經打破,把這些“毛細血管”接上高鐵“大動脈”才能保證有充分給養支持當地的發展,特別是對于農旅一體化發展有著極其重要的作用。

  相對于鄉村旅游而言,正安在快速制造就業崗位上還有自己得天獨厚的資源條件,那就是頁巖氣。正安頁巖氣儲量大、品質高,如果頁巖氣的發展能夠形成產業鏈,不僅會吸引大量勞動力集聚,還會吸引一大批靠能源發展的產業集群。所以今年我在全國人代會上提出的另一個代表建議就是要盡快推動正安頁巖氣的開發利用。

  學以致用,學用結合。我將以這次人大代表學習班為新的起點,將脫貧攻堅事業進行到底,為鄉村振興做出一名全國人大代表新的更大的貢獻。(人大論壇全媒體記者  劉瑤)

相關信息

X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