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大發:共產黨員就是要干一輩子

文章來源:天眼新聞客戶端 發布時間:2019年08月28日 15:04:03 打印本頁 關閉 【字體:

  黃大發:共產黨員就是要干一輩子

  政治生日:1959年11月

  黨齡:60年

  入黨初心:共產黨員就是要干一輩子

  肩負使命:改變家鄉,為人民群眾做成三件事

 

  前些日子,總有人問我:你80多歲了,早已卸下村支書的擔子,為啥還在不停地為家鄉忙碌?

  我告訴他們:共產黨員就是要干一輩子,不干半輩子。過去、現在、將來,這是我的使命。

  過去,黨和人民群眾培養了我,我必須回報。

 

  黃大發帶著村民巡渠護渠。

  我自幼父母雙亡,四處流浪,吃的是百家飯,住的是滾草窩和包谷殼,是鄉親們養育了我。

  我的家鄉草王壩石漠化嚴重,全村灌溉和人畜飲水,要不靠山坡自滲水,要不守著一口望天井不分晝夜地排隊挑水,接一挑水需要等一個多小時;如果想要喝山谷小河里的水,那么上下山一趟就得4個多小時。

  沒有水,種水稻就是天方夜譚,地里幾乎都是包谷、紅苕和洋芋;沒有白米飯吃,村里人就只能將玉米碾碎上鍋蒸煮,得到我們所說的“包沙飯”。

  我不想再餓肚子,更不希望鄉親們再受饑餓之苦,只有改變,家鄉才有出路。1958年,鄉親們推舉我當大隊長,我就抓住了這個機會,決心為大家做三件事:引水、修路、通電。

  1959年,我們草王壩大隊完成了6萬斤糧食任務,當時在楓香區(屬原遵義縣),只有我們草王壩大隊完成了這個數目,我們還因為這個得到了全縣表彰。

  因為這件事,我的工作得到了楓香區野彪鄉(現平正仡佬族鄉)黨組織的認可,鼓勵我遞交入黨申請書。

  然而,我是一個孤兒,沒有讀過書,字認不了幾個,更不要說寫入黨申請書。我只好把內容想好,請教書先生幫我寫下來,這才把入黨申請書遞交給了組織。

 

  黃大發為慕名而來的基層黨組織上黨課。

  這時,我對未來的信心更加充足,因為我知道,只有跟著共產黨走,跟著共產黨干,才會有出路。于是,不會背入黨誓詞,我就請人教我背。

  1959年11月,我24歲,蒙黨組織的信任與認可,我在野彪鄉黨委書記蔡銀成和野彪鄉人民公社社長袁正倫的見證下,舉右手、握拳頭,面對鮮紅的黨旗,莊嚴宣誓入黨。

  宣誓那一刻,我非常激動,我要以一個共產黨員的身份為草王壩干一輩子!

  說干就干,在鄉政府支持下,我和大家一道開始辦第一件大事:修渠引水——只要把草王壩西側的螺螄河水引過來,草王壩就能種上水稻,大伙就能吃上大米飯。

  說得倒是輕巧,這條渠要繞三重大山、過三道絕壁、穿三道險崖,對我們來說,這必將是一場持久戰。

  不懂技術,測量僅靠豎起竹竿,兩邊人用眼睛瞄;缺乏水泥,溝壁直接糊上黃泥巴作數;沒有工具,操起錘子鋼釬靠蠻力鑿;沒有導洪溝,溝渠不蓋板,洪水一來,本來脆弱的溝渠被沖得稀巴爛……爛了修,修了爛,掙扎了十余年,我們還是失敗了。

  沒能如愿完成這件大事,我痛心疾首,鄉親們也有些灰心。

  “黃書記,是大米飯好吃,還是你們草王壩的包沙飯好吃?”在后來一次全鄉大會聚餐時,干部不經意間一句戲謔,深深刺痛了我。

 

  在“大發渠黨性教育陳列館”,陳列著黃大發帶領村民修渠時使用過的工具。

  尷尬與辛酸之中,我不想就這么“輸掉”,沒有文化就沒有方向,光靠蠻干,注定修不成功,我要學技術,要為草王壩爭一口氣!

  1989年,我54歲,帶著從失敗中總結出的問題,我到楓香區水利站跟班學習水利技術。不懂就問,不會就學……我花了三年時間,總算是學會了修渠。

  1990年,大旱,村民們連包沙飯都難吃得上,娃娃們渴得哇哇叫,我再也坐不住——頂著冬天的寒風,我決定從村里步行到縣里,去縣水電局給飲水工程立項。

  我背起水和干糧,足足走了兩天,雖然天氣很冷,腳上的解放鞋也磨破了,但當我見到縣水電局的領導時,我的心是火熱的!

  很快,草王壩水利工程得到批復,也得到縣、鄉政府的財政撥款,但還需村民們湊齊1.3萬元的規劃押金。既然機會來了,就要抓緊時間,我趕緊回村召集大家開動員會。

  “你要是能把水引過來,我拿手心板煮飯給你吃!”……會上有質疑的聲音,但影響不了大家對水的渴望——鄉親們借錢的借錢,賣東西的買東西。

  當大伙把湊來的錢送到我手上時,我再也忍不住激動的淚水:修不好,我,一名共產黨員,拿命來換!

  1992年,水渠再次開工。沒人敢在陡峭的擦耳巖上施工,我只好用大繩把腰拴著,頭一個翻下去,掛在懸崖上鑿石;石頭砸爛了山下村民家的香火位,我只好挨家挨戶賠笑臉、賠損失……

  1995年,大伙歷盡波折終于把水渠修通了,當年全村250畝稻田實現“旱澇保收”,村民自發將100多畝山地改成良田,吃上大米飯的愿望實現了!

  那一年,草王壩又通了電,接著又修通了通村路,我想干的三件大事總算是干成了!

  現在的草王壩改叫團結村,有水稻、中藥材、生豬等產業,每天有成百上千的游客來村里聽我講故事,村民們脫貧致富奔小康指日可待。

  三十六年,為夢想跋涉,僵直了手指,滄桑了面孔,但初心不變——只要我還干得動,我要干一輩子,直到人生的盡頭……

相關信息

X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